新闻中心
联系我们
主页 > 新闻中心 > 新闻中心
默克尔第四任期:这次很不一样
2017-10-20 10:41  点击数:

9月24日的德国大选对于安格拉·默克尔个人来说是一个胜利,但对于她所在的基督教民主联盟,乃至素来走中间路线的理性的德国政治来说,是一个不小的挫折。这是默克尔为她的难民政策所付出的代价。

官方统计数据显示,默克尔的基民盟/基社盟(CDU/CSU)执政联盟的得票率接近33%,继续高居议会各党派之首,默克尔也将因此迎来她的第四个德国总理任期。

面对投票结果,默克尔试图表现出欣然接受的姿态,称她曾期待“稍微更好一些的结果”——越是面临压力就越显得淡定,这是她作为一名成功政治家的最大特质。但默克尔胸有成竹的样子丝毫不能掩盖这样一个尴尬事实:这是这个中右翼保守政党自二战以后收获的最低支持率。

过去四年在“大联合政府”中扮演执政伙伴的社会民主党(SPD)的境况更加糟糕。尽管请出了在欧洲范围内人气很高的欧洲议会前议长马丁·舒尔茨来与默克尔对阵,但这个拥有150年历史、二战以来曾主宰德国政坛的“百年老店”依然遭遇了史无前例的惨败,仅赢得不到21%的选票。这也是该党80多年来的最低支持率,从这次的得票率来看,它已经流失了一半昔日选民。马丁·舒尔茨在选后沉痛地说,这是“德国社会民主事业遭遇艰难和困苦的一天”。

从某种程度上说,此次德国大选就像是今年春天法国大选的余波——老牌大党的衰落标志着“德国政坛正在发生根本性的改变”。

这或许将成为数十年来第一次引人关注的德国大选。

以往的德国选战总是让德国以外的人们昏昏欲睡:它的议题之琐碎沉闷无论如何也配不上这个世界第四大经济体、欧洲第一强国的身份;竞选对手之间的相互争论更是让那些习惯了华盛顿、伦敦和巴黎夸夸其谈和人身攻击的看客无趣到惊诧的地步,与其说他们在为了权力而辩论,不如说他们在相互补充对方的观点,他们之间最大的政治分歧通常也只是要不要设立最低工资保障之类;当然,结果也总是不出意料,永远是中间派轮流坐庄,而且选票高度集中地流向中间党派……

这应该被视为政治成功的体现,只有一个繁荣而稳定的国家才有资格让自己的政治角逐如此波澜不惊。

但这次很不一样,今年德国大选的最大看点显然是右翼民粹主义势力的崛起。

高举反欧、反移民大旗的德国新选择党(AfD)赢得了超过13%的得票率,大大超乎选前预期。这个成立不到5年的新政党将一举成为德国联邦议院中的第三大党,拥有90多个席位。它也是第一个进入德国主流政治的强烈疑欧势力。在2013年的大选中,成立才9个月的AfD获得了4.9%的选票,差一点而没能迈过德国法律规定的进入议会所需的5%得票率门槛。

具有讽刺意味的是,荷兰、奥地利和法国在今年的选举中相继挺过民粹主义浪潮之后,德国这根欧盟的“稳定支柱”上却出现了一道的裂痕。如果加上极左翼政党德国左翼党(Die Linke)得票率略高于9%,在这次联邦议会选举中,总共有超过1/5的德国人把选票投给了反建制的政党。这足以证明,即便是德国,对民粹主义也并不具有天然的免疫力。它也提醒人们,在欧洲局势正呈现显著好转之际,民粹主义的幽灵并未远离。

许多人因此将此视为一个巨大的警示,社民党前领导人、德国现任外长西格马尔·加布里尔称,“自二战结束以来,将头一次有真正的纳粹出现在德国国会大厦中”。

我的一位在慕尼黑安联保险公司总部工作的中学同学告诉我,他的同事用“shamed”来形容AfD这次的胜利。然而AfD的崛起不正代表了一大批对全球化不满的底层民众与这些西装革履的成功人士的对立情绪吗?这种精英与大众的割裂已经在去年英国退欧公投和美国大选结果中一览无余。现在看来,德国也不能例外。

两年前默克尔决定德国向中东难民开放国境,一下子接纳超过100万穆斯林,激起了一些人的愤怒情绪。

若仔细分析新选择党的得票增长来源,可以看到,它们大幅集中在前东德地区。AfD在东部地区获得的选票比前 4年前的大选增长了15.6%。实际上,那里恰恰是全德国移民最少的地区,中东难民被安置在那里的也很少。今年6月我在莱比锡遇到一位当地的政府官员,她也对这种状况感到十分无奈和难为情。

兴高采烈的AfD候选人亚历山大·高兰在选后誓言,该党在议会中“不会放过”默克尔,将“猎杀”新政府,无论新政府由哪些党组成。他用与唐纳德·特朗普和马琳·勒庞如出一辙的口吻说:“我们将夺回我们的国家和人民”。

Copyright 2017 研行天下贸易有限公司 皖icp备11000744号-1 All rights reserved.